食鹤之泽

喜欢你是你

One Kiss

*练习室里的一个吻
*洋哥视角
*短打
*ooc预警



和灵超接吻是极其糟糕的体验,当被他拥进怀里的时候,练习带来的汗水微咸的味道和少年特有的,如夏日树木般蓬勃的朝气会将你完全包裹起来。那个仗着你爱他就开始肆无忌惮的死小孩还会不断地在你的脸颊上落下细碎的吻,甚至舔,咬...磨得你难耐,却心又痒痒的舍不得推开他。

如果你透过练习室的窗户,你一定能看到我脸上的表情,不过重点绝对!不在于逐渐开始泛红的双颊和早已充血的耳尖。淦,鬼知道为什么我从来不挣扎,因为我不会舍得推开一个早已把他在这个年纪应当会的和不应当会的都学精了,只为了给我温暖的小混蛋。


“皱起眉就不好看了,哥哥。”


他压低的声线少了几分孩子气,带着某种蛊惑,将我游荡在外的思绪活生生扯回到身体里。现在,这个年纪还算稚嫩身形却早已拔高的少年将手抚上我的后背,吻了吻我的眉心,看到了我舒展眉头之后,低头吻住了我的嘴唇,撬开我的牙关探进湿濡的口腔。柔软的舌头温柔地舔过光滑的口腔内壁,修长的睫毛垂下遮住了他过于炙热的目光。我的喉中发出一声细小的声音,接着又被吮着的嘴唇堵了回去。算了...随他便了,我抬眼瞥了下摄像头的方向,发现小混蛋早已有先见之明地将一顶鸭舌帽盖在了镜头前。

我承认这也不是那样的糟糕。

在我快要窒息之际,他终于松开了我。我一边搂着他的脖子背靠墙喘了口气,想着自个儿是不是和岳岳一样开始老了,边狠狠瞪了眼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小混蛋。妈 的,臭小子长力气了。

——胆儿也长了不少。


李振洋,李振洋。你什么时候才能别那么纵容李英超这个已经开始在公众场合为所欲为的小混蛋?

啧,得了,一向如此。

圈名程澈.
主业挖坑,副业写文,偶尔买弄点字画。
看日剧,喜欢很多演员,特别是小栗旬。
追星,初心是胡歌和小天。是个搞偶女孩,大厂的每个男孩子都是珍宝。
目前入的坑有:APH,OP,HP,MAR,Merlin,花君,神夏,无间双龙。
杂食党,从北极圈到热门都吃。图文标题都会注明cp,请注意避雷。
身为一个懒癌重症患者,“下海”无非是为了自己喜欢的那么几个人,几本书,几部作品。但以我那仅有十几年的,并不深的阅历,笔下的世界,笔下的情节以及情感,写来写去,无非还是自己和身边人所想象,所经历的。
无论孤独还是轻狂,都是自己人生某个侧面的写照。
这是我的局限与浅薄,亦是我的真诚。
虽说写作仅为心中那些许的喜欢,不过既然动笔,便会尽力而为。
笔力有限,不足之处还请见谅。

好想好想

想要去她的城市,在那儿考上一个好大学,找个不错的工作。
想在那边租个公寓,离她妈住的地儿近点,不用太大,够俩人一起就好。
想将开心全都分享给她,想在难过时有她抱抱,想陪她一起快乐,想分担她的痛苦。
想和她一起,两个大病号慢慢变的健康,把病痛统统甩掉。
想和她一起长大,变好。
想要和她一起创造一个家。
想同她早晨醒来互道早安,黏黏糊糊的做早点吃早饭。
想失眠的时候和她一起躺在床上,在彼此的呼吸声中入睡。
想和她一起努力工作,攒钱买谷子买c服买小裙子。
想陪她穿她喜欢的Lolita,两个人美美的,一起逛展子。
想闲时拉着她吃零食喝废宅水看番追剧嗑cp,你写文来我画画,一边自个儿磨蹭着一边嚷嚷着对方怎么还不动笔。
想对她求婚。
想带着她去荷兰领证儿——要是那时候咱们国家同性婚姻法通过了,那就直接厦门民政局九块九拿俩红本儿。
想和她来个蜜月旅行,两个人一起游遍那些我们喜欢的国家。
想把她介绍给那个给予我生命的温柔女人,想同她去看把我一手带大的,最疼我的奶奶。想牵着她的手告诉她们这就是我的幸福。
想要和全世界炫耀她。
想要有她,一日三餐,一年四季。
想老来时还能够挨着她看晚霞。
想和她在一起,一年,两年,五年,十年……
最好能是一辈子。

那个蹲在街角抽烟的人,公园里寂寞地荡着秋千的人,深夜在夜店醉酒呕吐的人,公交车上突然眼圈红起来的人,路边长椅上拿着手机哭泣的人,隔壁遭受家暴默默哭泣的人 ,高楼的栏杆边犹犹豫豫的往下看的人,独自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的人,我们一起晚安好不好

佚煜:

有在b站的朋友麻烦举报一下,视频内容是在影院拍摄的复联三电影,并且结尾明确表明有全篇,谢谢啦,坚决反对盗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