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鹤之泽

马路开的鸡哭污

那个蹲在街角抽烟的人,公园里寂寞地荡着秋千的人,深夜在夜店醉酒呕吐的人,公交车上突然眼圈红起来的人,路边长椅上拿着手机哭泣的人,隔壁遭受家暴默默哭泣的人 ,高楼的栏杆边犹犹豫豫的往下看的人,独自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的人,我们一起晚安好不好

佚煜:

有在b站的朋友麻烦举报一下,视频内容是在影院拍摄的复联三电影,并且结尾明确表明有全篇,谢谢啦,坚决反对盗版!

罪与罚

。龙族au
。oooooc
。全员向

2.
本田菊还记得,那晚上下着浩瀚的雪。洁白的雪粒像海洋的眼泪,无声地湮没了整个车站。
他提着黑色的箱子走下月台,同擦肩而过的另一名专员相视而笑——
属于混血种的夜晚开始了。

坐上车设置好导航,本田菊踩下油门,在车轮与雪刺耳的摩擦声中渐行渐远,只余雪地上两行深深的轮胎印。
行车广播还在播着那段关于他在意大利弗洛伦萨炸掉的那座教堂和那个被他斩杀的超级混血种神父,而他早已在完成任务后便迅速飞回了美国。他听着记者对神父的夸赞和惋惜,在心里有些嘲讽的想着要是那个愚蠢的记者知道了她口中“虔诚”、“慈爱”的神父是杀人不眨眼的怪物时,会是什么可笑的表情……

“嗡——”手机突然震动。
本田菊看了眼来电提示,接听了电话。

“HEEEEEEY——菊!你还没到学校吗!”还没等他开口,电话那头便传来某人活力过头的声音。
“到了。”本田菊快速地回话。为了堵住阿尔弗雷德的嘴,他这次难得的连敬语都没有说。他将车子熄了火。“麻烦告诉在下您的位置,阿尔桑。”
“HERO在这里!”阿尔弗雷德欢快地回答。
本田菊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麻烦请…”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对面那个不讲礼节的家伙给挂断了。
麻烦请你说清楚啊阿尔桑…。
他有种想开车撞死那个KY的冲动。

“咚咚咚…”
正当本田菊生无可恋的拔下钥匙,准备开始名为“一回校就满世界找KY”的悲惨征途时,车窗被敲响了。
他转过头,看了半天才发现早已站在车窗前的人。
他下了车,有些疑惑的看向对方那有些熟悉的面孔:“请问这位先生找在下是有什么事吗?”
“是马修啦…”他有些局促的抱着他的白熊玩偶,“阿尔在附近的食堂,他刚才打电话得时候太任性了,讲的不太清楚。我担心本田先生你找不到位置,所以……”
“那就麻烦威廉姆斯君给在下带路了。”本田菊利落的打断马修的话,微笑着颔首示意。
“好,好的……”